返回顶部


            北京快乐8平台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北京快乐8平台 > 行业新闻 >

坚持软硬件结合 访地平线CEO余凯博士

  2018年8月24日,长安汽车在重庆发布了“北斗天枢”智能化战略,在此战略的指导下,长安汽车立志打造一个北斗天枢联盟。在这个联盟中,不乏一些顶级供应商和行业巨头,例如博世、德尔福、英特尔、华为、高德、腾讯、IBM、联通、科大讯飞等。然而,在这个联盟之中,我们发现了一家名为北京地平线机器人技术研发有限公司的初创公司,在众多老牌业界巨头之中颇为亮眼,怀着对地平线的好奇心,在发布会结束后,爱卡汽车有幸对地平线CEO余凯博士进行了采访。

  地平线是一家基于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芯片和算法软件,以智能驾驶,智慧城市和智慧零售为主要应用场景, 提供给客户开放的软硬件平台和应用解决方案的企业。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14日,是一家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公司,2017年10月20日,地平线宣布完成近亿美元A+轮融资,该轮融资由Intel Capital领投,其他投资方还包括嘉实投资、晨兴资本、高瓴资本、双湖投资和线性资本。

  在智能驾驶领域,地平线与国内外的顶级 Tier1s,OEMs 厂商开展深入合作, 是目前中国唯 一在全球四大汽车市场( 美国、德国、日本和中国) 同顶级汽车Tier1s 和 OEMs 建立合作关系的智能驾驶创业公司;在智慧城市和智慧零售等领域,地平线携手国内合作伙伴,基于中国应用场景,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目前已经与国家级开发区,以及国内一线制造企业、现代购物中心、家居生活广场、知名品牌店等达成合作。地平线正积极搭建开放的嵌入式人工智能产业生态,与产业上下游共同合作发展。

  余凯在慕尼黑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曾在微软、西门子、NEC和百度工作。余凯博士被授予中关村高端领军人才,北京市“海聚计划”海外高层次人才,以及中组部“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2015年5月22日,余凯从百度离职,创立地平线机器人技术研发有限公司。

  记者:地平线年创立,也算是创业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们以后怎么跟巨头,像百度、阿里、Google等去竞争?初创公司的优势或者差异化的地方在哪?

  余凯:对于第一个问题提出的如何同巨头竞争,创业企业很多时候不应该跟巨头竞争,而是利用巨头的生态去做出我们独特的东西,竞争本身就说明同质化了,创业企业天生的使命就是要带来新的维度,所以地平线选择了做AI处理器。地平线是第一家做AI处理器的公司,第二家大概比我们晚八个月左右,可以说我们不是一个竞争驱动的公司,而是一个使命驱动的公司。那个时候做人工智能处理器,用在自动驾驶、智慧城市,一开始大家都是不看好的。当时大家都没搞明白深度学习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你说你做AI的芯片,直到今天大家才越来越意识到了。

  我们的整个国家创新做的非常成功非常好,但是基础是不牢的,很多时候底层技术都是依赖英特尔,高通这些公司,好在大家越来越重视,反映在落地案例上比如我们跟长安、上汽、广汽的合作,包括今天大家可能注意到了,我们是唯一被邀请的创业公司,其他都是巨头,至少都是高德、讯飞、百度,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地平线正在受到更多的认可。

  地平线现在的规模已经不声不响发展到了差不多接近800人的正式员工了,相对来说我们还是比较低调的,比较踏实的,今年我们也在硅谷筹备了研发中心,发展还是非常不错的。另外,我们很快会有一轮新的融资消息对外公布,规模也非常大。

  余凯:目前能透露的是融资规模很大。地平线的下一轮融资是B轮,去年A+轮英特尔领投了我们一个多亿美金,今年的规模比这个数目大很多。我们的第一代芯片在去年发布,而今年会有第二代芯片的三款,预计在年底面世。

  余凯:都是我们自己从零开始做的研发,虽然做的很辛苦,但是这条路我们越走越宽,而且越走信心越足,因为越来越多的像长安这样的战略伙伴愿意跟我们在一起。

  余凯:地平线的研发团队已经非常国际化了,海归很多,我们的研发中心在北京、南京、上海、深圳都有,现在增加了硅谷。地平线很重研发,创业公司里面规模这么大,但工程师占到80%还是比较少的。

  余凯:今年年底地平线将推出性能更强悍的二代处理器,迭代速度在加快,但是这个投入也很大,每一款处理器我们的整体研发成本差不多超过5000万美金,创业公司像地平线这样,其实是投入决心很大的。

  余凯:目前还不是车规级的,我们在今年下半年亮相的征程是车规级的,那个就走量产了。

  记者:那其实说这个都是可以通用的吗?因为不同的供应商或者是不同的车型,解决方案还是不一样的。

  余凯:是的,而且我们今年年底到明年年终会推出两款车规级的处理器,一款是面向ADAS,一款是面向L4自动驾驶。这两款处理器是“征程”二代的不同型号,我们内部叫J2和J2A。具体来讲,我们会用三款处理器,这包括大概几十个传感器的数据量、海量的数据会得到实时计算。但地平线处理器跟英伟达的相比,在功耗上它们差不多要用1000W,现在我们提供的方案是110W的功耗。

  记者:现在很多的自动驾驶车都愿意搭建在新能源车上,但是高功耗的处理器会削减新能源车的续航里程。您如何去解决处理器功耗和散热的问题?

  余凯:现在我们做到了不需要水冷,而是用被动散热,不是主动散热,并且连风冷都不需要,这个实现是非常惊人的。表面上看是这是芯片设计的问题,可真正实现芯片设计的功耗降低,其实是需要对软件非常的了解。

  余凯:是软件和硬件高度的协同。比如说芯片的目的是要最高效的运行软件,而手段和目的高度匹配效率才高。用一个锤子开啤酒瓶,不是说事半功倍,而是会起到反面效果的,必须是系统性的设计才可以真正的让效率最高。

  前两天我买了一个安卓手机给我老妈,她用了以后觉得非常不好用,她说跟她前面用的苹果手机比,开机时间太长。苹果为什么一直在体验上独步天下,因为你知道乔布斯一直强调的是“软硬结合”,他的自传里面专门有一章,讲他信仰的软件和硬件高度协同,所以苹果是在移动时代领跑行业的一家公司,IOS自己做,处理器自己做,这样他们整个的功耗永远是做到最低的,流畅度永远是最高的,它的开机时间也是最短的,苹果电脑也是一样。在人工智能时代,软件和硬件的高度协同,才能打造最高的效率。

  地平线都特点就在于,地平线坚持的是软硬件结合,这跟英伟达和英特尔这些公司不一样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非常强调软件研发,同时通过软件的研发去带动芯片架构的设计。目前市面上只有两家公司这样做,一家是Google,一家是地平线。其实还有一家是以色列的Mobieye(目前英特尔收购了),但是它的软件和硬件是高度的定制化,比如说如果提供给长安,让长安自己去写自己的软件,几乎不可能的。

  但是走软硬结合的壁垒很高,因为你要两条线都走,要有最好的芯片设计专家,还要有最好的软件专家,这也是为什么乔布斯强调这么多年软件结合,但是真正做软件结合的公司在移动时代只有他们一家。

  记者:现在我们除了跟广汽、上汽、长安合作,还有哪家车企有合作?是以什么方式合作的?目前有哪些成果?

  余凯:还有大众和奥迪。我们现在提供的是合作技术研发,之后会带动我们的样片给他们试用,然后走向量产。其实我们合作的几家企业都有成果,走向量产的目前有一家很了不起,是世界最顶尖的L4自动驾驶公司,有两百辆车在跑。其实目前L4自动驾驶真正在落地部署的并不多,全球大概几百辆,现在也没有超过一千辆。

  记者:目前长安自动驾驶汽车这套逻辑应该基于激光雷达更多一些?之前我了解地平线对于摄像头视觉识别是很擅长的领域?

  余凯:是的,目前融合的时候激光雷达更多一点。而视觉识别这部分是必需的,因为地平线本身是做处理器的公司,而激光和视觉之类的,其实都是数据,本质上我们要解决的是还车载的计算问题,地平线从来没有强调过说基于摄像头去做自动驾驶。四级自动驾驶,从生命安全的角度来讲,一定要高度的交叉验证。所以我们不去看视觉为主还是激光为主,更在意提高整体系统的功能安全性。

  我们就是做计算,因为计算是属于不偏不倚。将功耗做的低,大家去押宝传感器这个事情,我觉得风险比较大,因为传感器未来的技术会持续进步。但是无论怎么进步都是数据,数据都需要计算,地平线会不会成为自动驾驶时代的英特尔,这里面存在一个可能性,但我们是想做自动驾驶时代的英特尔。

  记者:我记得之前您说硬件这块是未来的竞争的关键,您怎么看我们在硬件上面和国际的巨头的差异?

  余凯:我们在非人工智能的芯片架构设计这块,比如说数据的接口、存储这些,国外的这些巨头他们的实力已经非常强了,我们这一点是有劣势的。但是在人工智能处理器的架构设计这块,因为我们在国际上都是起步很早的,在2015年起步的时候,几乎也是国际上最早的。所以相对来说我们在这三年走过了很艰辛的路程,积累还算是非常不错,我们有这个信心,跟国际上面的巨头竞争。

  本质上我们是一家创新型的创业企业,创业公司一定要敢赌未来,赌一个巨头一开始下不了决心做的事情,如果在他们的“射程范围”内你是没戏的。在AI芯片这块,地平线的核心竞争优势是战略思考,战略思考指的是在战争发生之前就已经提前进入阵地了。

  记者:车企还是蛮保守的,进入这个圈子也是很难的,我想知道地平线怎么克服这个长周期,因为需要对产品的安全性绝对的把控,地平线有什么样的看法?

  余凯:过去做FPGA出发,但是真正做汽车级的处理器是一个系统级的设计,所谓的系统级设计是从软件到硬件构成了整个系统,包括功能安全性的冗余设计,这不是可以单纯通过学院派能够找到的,一定要踏踏实实的,虚心的跟这个行业里面的专家、老师进行合作,所以你会发现从地平线的员工年龄构成一直都是30岁以上,一般的创业公司,包括我们知道一些平均年龄都是26、27岁左右的,我一直想压压不下来。

  你一定要对传统行业有敬畏之心,不能说我是一个创新的公司就来颠覆你,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跟主机厂能够交流这么顺畅的原因,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是带着敬畏之心,并且是学习、合作的态度,然后我们的公司里面也有很多老司机来自传统行业比如主机厂、做车规级芯片这样的公司。

  编辑点评:自动驾驶无疑是未来,人工智能+汽车则成为了一个必要的融合,在此领域,巨头林立,但也涌现出了一些强势的创业公司,就像余凯博士所说“不能说这个世界很大,我全部都要占领,没有一家公司能做到,尤其是小公司,一定要从比较聚焦的点出发。”的确,这个世界不但很大,而且很丰富,作为初创公司就要做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坚持和聚焦同样能惊艳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