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运维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北京快乐8软件 > 运维服务 >

运维服务劝孩子不要私锁共享单车大同运维人员

  “那天,我们的运维人员在对单车进行维护时,看到一个9岁小孩给单车上私锁,就上前制止,想把车子推走。小孩就把家长叫来,结果,家长来了就把运维人员打了。”潘先生告诉记者

  在打人现场,有市民看不过去,拍下视频发在了网络上。记者找到了这段10秒钟的视频。一位穿着夹克、嘴里叼着一根烟的男子,推开一位牵着孩子的女士,冲到一位穿着写有“**单车”的蓝色制服男子跟前,抬手就往头部打去。蓝色制服男子扭头躲,但男子继续追上去打,还抬脚踹了上去

  穿着蓝色制服的男子就是哈啰单车的运维人员陈师傅。9日,山西晚报记者联系到陈师傅,他给记者还原了事情的整个经过。事情发生的矿区生活区,是他负责的范围。10月1日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他去了事发的地方,当时就看到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骑完单车后,准备给单车上私锁,可能是看见他了,孩子就没锁给走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他又看到这个孩子给单车上锁,就上前制止。“我告诉他,这样不对,这个是共享单车,不能自己锁。”陈师傅说,孩子不听,他就打算把车推走。没想到孩子抱着车子哭,不让他推,“我说你叫家长过来,我给家长说。”

  事情的发展出乎陈师傅的预料。孩子的父亲就在附近,过了一会儿就过来了。“孩子哭着给他爸说我打他了,我就辩解说我没打,说‘那是小孩,我能打?’但对方根本不听我的,直接抬手就打。”陈师傅说,他是一名11岁孩子的父亲,肯定不会对孩子动手。就是对方打他时,他也没还手,而是扭头就跑,但对方还追上来打,后来是好心人把人拉开,还有人拍下了这段后来在网上热传的视频

  事情发生后,有人拍下视频,还有人劝陈师傅报警。陈师傅报警后,很快,负责这一片的大同市新平旺街派出所民警就赶到了现场,并进行了调查和调解。“我被打得有些头疼,去了医院后,医生说,这个是头部被打后的症状,过几天就好了。”陈师傅说

  “2018年10月1日17时42分,新平旺街派出所接指挥中心指令后,出警民警于17时45分抵达事发地雅苑小区。经调查得知:2018年10月1日17时20分许,陈某(男,35岁,系哈罗单车管理员)在雅苑小区收车时,发现一儿童李某(9岁)违规将单车用锁锁住,遂上前拉住李某要求其把家长叫来。17时30分许,李某母亲李某某(32岁,无业)途经现场,正巧看到自己孩子在哭,随即叫来孩子父亲李某(34岁,无业,无前科)。李某赶到现场后,在未做任何了解的情况下直接动手殴打共享单车管理员陈某。民警在现场走访调查,并调取监控视频后将双方带回派出所做进一步处理

  现已查明,共享单车管理员陈某未动手打李某(儿童),陈某经同煤总医院检查身体无问题

  目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之规定,我局依法对殴打他人的违法嫌疑人李某给予治安拘留10日的处罚。”

  近几年来,共享单车在越来越多的城市投放,从推出之初,私锁、破坏共享单车的情况就屡见不鲜。在太原、晋中,山西晚报记者都见过很多被破坏的共享单车。9日,采访中,山西晚报记者了解到,哈啰单车自今年投放到大同以后,也屡屡被破坏,也有很多人自己用锁锁住共享单车

  “我做运维人员大半年了,遇到过不少私锁共享单车的情况。公司后台能查到最后一个用单车人的电话,一般情况下,我给对方打电话,对方都会把锁打开,但也有个别不愿意配合的。”一位共享单车运维人员告诉记者,这时候,他会选择报警,对方一听报警,基本都会把锁打开

  不过,运维人员被打的情况并非第一次发生。陈师傅告诉记者,今年8月,他就被打过一次。那次,他看到共享单车的锁被破坏了,单车上的标识也被弄丢了。“单车的那个锁子很贵。我就拦住对方要车子,对方不给,还拿着一把很粗的的链条锁打我,把我打伤了,眼镜也被打烂了。”陈师傅说,眼镜烂了,他看不清路,结果对方就给跑了,后来也没找着

  两次因为工作被打,陈师傅说,他个人遭遇并不重要,他就想通过这事,呼吁大家不要破坏、私锁共享单车,提高个人素质,“大同是个旅游城市,外地游客很多。你说,人家来了大同,看到那么多被破坏、被私锁的共享单车,会咋看咱们大同人了。”

  陈师傅被打一事,也引起了哈啰单车公司的关注。10月8日,哈啰单车在其微信公众号“哈啰出行”上发布声明,表示对此次“哈啰小哥被打”事件感到十分震惊,已经指派公司高管给被打小哥带去公司的慰问和关心,“对于私占共享单车并殴打工作人员的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并“非常感谢大同市公安局云岗区分局对此案件的支持。”

  “声明”表示,“我们也很遗憾,共享单车在为广大用户的短途出行提供便利的同时,屡屡发生被个别用户私占甚至破坏的事件,影响广大用户正常使用”,呼吁“广大用户文明用车,一起爱护共享单车,共同创造美好、和谐、文明、绿色的出行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