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运维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北京快乐8软件 > 运维服务 >

共享汽车品牌途歌被曝撤出南京市场 运维垫付逾

  央广网北京9月7日消息(记者王逸群 实习记者康雯佳)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年以来,屡屡传出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消息,而另一方面,共享汽车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知名共享汽车品牌途歌在8月份悄无声息地撤出南京市场,而南京市途歌地面运营维护人员因此被拖欠了总计20万元本应由公司垫付的费用。

  不仅如此,途歌在其他城市的运营也遇冷,在社交平台也有使用途歌共享汽车的消费者,声称遇到了押金退还难、保险金难拿的情况。关于途歌遭遇的种种困难,途歌方面如何回应?共享汽车的模式,未来前景究竟如何?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3月,途歌宣布正式进驻南京,这是途歌在全国进驻的第7座城市。然而途歌南京分公司的地面运营维护人员李师傅表示,从7月中下旬开始,他们接到上级通知,先后多次将南京市的数百辆宝马Smart及大众Polo为主的共享汽车集中回收到指定停车场,具体原因也未被告知,“有的人说可能要集中洗车,还有人转述南京地区负责人的说法是,车子要出租给某一个公司。”

  8月7日晚上到第二天凌晨,李师傅等把南京城内的最后一批车拉走后,他们才被途歌南京地区的负责人通知,自己的“饭碗”没有了。李师傅说:“9日,他(南京地区负责人)一个一个喊我们进去,说现在南京也没有车了,你们有啥想法,反正活儿也没有。现在两条路,要么自动离职,工资给你们算到8月10日,要么就是劳动仲裁。”

  同在一个名为“要债联盟”微信群内的赵师傅说,大部分的运维人员都签订了自动离职的协议,但是还有一大笔费用没有报销到位。

  李师傅解释,运维人员的工作主要是根据平台下达的任务,对共享汽车进行调度和车况维护,一个月工资少则七八千元,多则上万元。但是维护加油以及调度过程中产生的停车费,都需要运维人员先行垫付,上报两周后才能拿到报销款,经常一个月垫付的停车费、加油费有上万元。李师傅说,现在拖欠的费用包括加油费、调度时出停车场的停车费,以及7月份最后一周和8月份第一周的工资,一直没有打给他们。

  记者就此咨询途歌客服,对方表示途歌并非撤离南京而是正在进行“调整”,具体上线时间还需等待。途歌客服表示:“首先我们得和其他停车场谈合作,我们的车辆也在和其他车辆租赁公司谈合作,现在的确事情比较多,十月份应该差不多。”

  在百度贴吧“途歌吧”内,自称为北京、深圳和广州地区的运维人员同样表示,途歌方面存在拖欠垫付费用、报销不及时的情况。深圳运维人员李师傅说:“我现在七七八八加起来还有八九千元左右(没有报销)。多的报销费用还差三四万元,少的三四千元,像我这种万把块钱的比较多。”

  另一方面,在社交媒体上也有自称是途歌用户的网友反映所在地平台找不到可用车辆的情况,或者押金难退、保险金难拿等问题。北京的安先生抱怨,自己4月份使用途歌共享汽车时发生了事故,垫付了双方的维修费用,6月初,途歌客服告诉他保险公司的保险金已经打到公司,但至今他还没有拿到这笔钱。

  记者注册途歌app后,在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地区搜索发现了多辆共享汽车。但不少用户留言称,这些车有的油箱见底无法启动、有的停车时间太长要缴纳不少停车费。在东三环京粮大厦楼下停车场,安保人员表示,停在这里的一辆共享汽车已经“吃灰”很久了,仅停车费有四五百元。

  对此客服回应称,北京地区可用车辆减少,一方面是调度人员减少,另一方面是车辆进行升级造成的。后续他们会加大规模,现在的确使用起来有点困难。

  途歌CEO王利峰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途歌正在进行业务调整,用车难的情况只是“短期过程”,9月20日左右会推出新的服务。

  截止到发稿前,南京市的运维人员再次收到了部分报销款。大家说,未来是否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还要看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成立至今,途歌已经完成5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5000万美元,最近一轮B+轮融资完成于今年1月。

  长期研究共享经济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俊慧表示,共享汽车行业资金周转期长、回款率底,短期内依旧属于需要“持续烧钱投入”的模式。简单而言,如果钱不到位,容易暴露风险。共享汽车的造价比较高,如果投放的密度比较小,用户用车概率也比较低,意味着车辆周转使用的效率比较低,这种模式不太适合资金实力并不强的平台太早介入。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不论汽车还是单车,共享出行行业目前都面临创新不足、模式单一的难题。共享汽车因采购、运维成本更高,更加需要突破目前简单的租赁模式,找到盈利新思路。

  崔东树指出,对于共享汽车来说,一是资金方面比较困难,二是以烧钱不计成本而短期消费又无法培养起来的模式,很难为继。同时,土地和停车等各方面资源成本都极其高昂,所以无法大规模推广。

  现在共享汽车随处可见,租用方便,但使用便捷的同时也引发一系列问题,比如审核时间过长,用户不能及时用车;下单后找无损且可用的车困难;还车时发现固定网点少等等。

  在许多城市,共享汽车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与共享单车类似,交上押金,完成身份认证,就可以体验“随开随停”的驾驶乐趣。随着共享汽车市场的扩大,如何改善用户体验,如何实现规范化运营,甚至如何实现盈利……诸多问题正考验着共享汽车运营者的智慧。